江苏宿扬高速公路发现汉墓群

胡场汉墓群位于江苏省扬州市邗江区西湖镇胡场村魏庄组,处于横贯扬州地区的蜀冈丘陵中段,平均海拔34 米,东距汉广陵城约6公里。2015 月至12 月,为配合安徽宿州至江苏扬州的宿扬高速公路建设,由南京博物院、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组成的联合考古队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后,对扬州境内的胡场汉墓群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此次发掘的墓葬分为两个区域,位于蜀冈丘陵内两条东西相邻的东北西南走向山脊的阳坡上。东侧墓葬区属于胡场村魏庄组中魏庄;西侧墓葬区位于胡场村魏庄组花山,花山原为一座位于山脊顶部的东汉砖室墓封土堆,为周边五公里范围内最高点,原海拔高37米。共发掘汉代土坑墓35 座、汉代陪葬坑座、唐代砖室墓座,出土漆器、釉陶器、灰陶器、铜器、铁器等各类文物800 余件(套)。

 QQ截图20160602171054.png

墓葬结构

东侧墓葬区为M1M5M20M22,共8座,均开口于现代扰土层下,不见封土;M3M5M20 为“凸”字型带竖穴墓道土坑竖穴墓,另外五座为方形土坑竖穴墓。M1M5M20 六座墓葬沿山体走势呈东北西南向两列分布,棺椁保存较好;M21M22 位于墓葬区东沿,棺椁已朽,仅存木材朽痕。

 

M3 通长610、宽228135 厘米,头向202°,墓道位于墓室南侧偏西,墓道底部略高于墓室底部。M5 通长840、宽420220 厘米,头向202°,墓道位于墓室南侧偏东,墓道底部略高于墓室底部。M20 通长620、宽220236 厘米,头向22°,墓道位于墓室北侧略宽于墓室,长墓道底部略高于墓室底部。

 

M1M3M4M5M20 均为一椁双棺带厢合葬墓,M2 为一椁一棺带厢墓;六座墓葬墓室内结构基本相同。以M5 为例,M5 木椁底部为两根南北向垫木,其上为十块东西向木板高低榫拼合,东西两侧墙板分别用两块木板高低榫拼合,两端留有凹榫,北侧两块木板插入墙板凹榫内;南侧东段做两扇木门,门枢插入上下椁板,西段空隙用小方形木块填入;木椁顶部为十块东西向木板高低榫拼合。椁室内被木刻门、直棱窗分隔为西侧厢、头厢、足厢、墓室四部分,椁室顶部满铺十字穿璧文天花板一层。M5 内双棺均为整木蒯制方形,棺盖为四面坡录顶状。

 

西侧墓葬区除M8M12M30M32 外,均为方形土坑竖穴墓,为一椁双棺或一椁一棺。西侧墓葬区埋葬地势较高,棺木保存较差,大部分朽蚀严重。

 

M8M12 逆向分布于花山东侧二级阶地上,M8 为带长斜坡墓道的“甲”字形墓,通长1200、宽670260 厘米,方向20°。墓道位于墓室北侧正中,墓道底端与墓室底部平齐。墓道后端与墓室相接处有两条凹槽,凹槽两侧有半圆形凹窝,这种独特的遗迹应为墓葬修筑过程中用于堆建椁室粗大椁板所留,后被回填,其上放置方形外藏椁厢。墓室西南角发现两对相对的角窝。墓室东北角被一条排水沟打破,排水沟西端位于椁室内东北角,西高东低,向东延伸到山沟内。排水沟长约100 米、宽0.45 米,西端底端与墓底平齐。整条排水沟底部铺一层0.3 米厚砾石块,在石块顶部局部尚存木板,其上为回填黄粘土。石块有排水的功能,而木板能防止上部的泥土淤积到石块缝隙中。M8 木椁朽蚀,尚可辨为一椁双棺,木椁北侧为带木门结构。

 

M12 位于M8 南侧,为带长斜坡墓道“甲”字形墓。墓葬早期被多次盗扰,墓室墓圹坍塌,通长1135、宽670250 厘米,方向200°。墓道位于墓室南侧偏东,前端为斜坡状,靠近墓室部分为竖穴墓道,与墓室相接处发现两道与M8 所见的相同的凹槽。M12被盗严重,仅存三根南北向垫木,以及一根取板时的木棍。

 

M32 为一座“凸”字形土坑竖穴墓,通长520、宽320 厘米,方向200°,墓道位于墓室南部东侧。墓道因施工南端被破坏,残存部分为平底,较墓室底部略高,底部撒一层草木灰及灰陶片。墓室为一椁双棺带头厢,木椁南侧残存木门结构。

 

M30 开口于现代扰土层之下,开口距地表深约1.2 米,残存墓室局部铺地砖及西侧壁砖数块,砖均为夹细砂青灰色,细绳纹,砖长25、宽12.5、厚3.8 厘米。墓内残存青灰胎青釉瓷罐残片。根据墓砖规格,初步推断时代为晚唐时期。

 

出土文物

根据质地可分为玉器、漆器、铜器、釉陶器等各类文物数百件。玉器有玉剑彘、玉佩、玉环。漆器出土了扬州地区独特的漆面罩、漆枕头、漆奁等珍贵品种。铜器有铜壶、铜鼎、铜洗、铜釜、香薰等生活用具,有铜矛、铜弩机、弓箭等兵器,还有衔镳、车軎、盖弓帽等车马器。釉陶器有壶、瓿等,灰陶器主要为陶灶,此外还有玳瑁簪、木梳、木篦等小件器物。

 QQ截图20160602171107.png

初步认识

此次发掘的35 座汉墓,其中12 座墓葬被盗仅存少量汉代釉陶片或椁木等文物。另外23 座墓葬虽然未发现明确纪年,但是墓葬形制清楚,出土文物的时代信息明确。木椁墓葬流行于西汉,器物组合以釉陶壶、釉陶瓿为主,部分墓葬还有陶灶,铜钱大部分为昭宣五铢,因此,可初步判断其时代上限为西汉晚期,部分墓葬中出土了大泉五十,其时代下限可能至新莽或者东汉早期。

此次发掘出土面罩件,其中件保存较为完整,为汉代扬州地区漆器增添了新资料。面罩是流行于西汉晚期覆于死者头部的一种殓具,又称“温明”,因多与汉代东园署所制的“东园秘器”配套使用,故又称“东园温明”,多出自下层官吏或者富有阶层的墓葬之中。此次出土的面罩从彩绘手法看,有彩绘面罩与漆面罩两种,彩绘面罩由于保存状况较差,彩绘大多脱落。漆面罩形状如倒置的方桶,侧板上有马蹄形缺口,背板有方孔,顶板盝顶并向前伸出,髹朱红漆,内外壁均满饰漆画,漆画装饰题材广泛,有云气纹、瑞兽、羽人、狩猎图、御龙等画面,其上的彩绘龙凤、羽人图案都起着引导灵魂升天的媒介作用。不仅装饰精美,代表了汉代漆器装饰手法的最高水平,而且蕴含汉代文化中浓烈的升天、升仙思想,对探讨西汉晚期扬州地区汉代手工业技术的发展、古人的丧葬习俗、宗教信仰等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虽然此次发掘的古墓葬遭受不同程度的盗掘和损毁,但是亦获取了大量的珍贵文物,对研究汉代手工业技术的发展、社会生活等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此次发掘出土的漆器对研究汉代扬州漆器制造等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汉代是漆器繁荣的时代,是扬州漆器灿烂辉煌的时代。汉代扬州漆器品类众多、工艺轻巧精细、装饰精美华丽、造型自成体系、漆绘自成风格,有着汉代造型艺术的时代特征与扬州地方特色。这一时期漆器装饰精美华丽,题材广泛,漆器工艺发展到一个繁荣时代,进入了漆艺史上一个重要的演变阶段,在漆艺装饰史上占有重要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