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英国小镇缘何力挺“脱欧”

  从伦敦坐火车往北走,两小时就到了坐落在林肯郡的波士顿。在今年6月的英国全民公投中,这个人口3.5万的英国东部小镇以近76%的脱欧票成为全英“最支持脱欧”的小镇。

  波士顿镇所在的波士顿自治市曾是英国最开放的地区之一。作为面向欧洲大陆的英国港口城市,波士顿从14世纪起就受益于与荷兰的羊毛、食盐自由贸易,日渐兴盛。但为何英国历史上与欧洲联系最紧密、思想最开放的小镇现在却最坚决地要求脱离欧盟、限制进入英国的欧洲移民数量?

  波士顿人选择“脱欧”的第一个原因就是欧洲移民大量进入小镇,镇上居民、特别是上了年纪的居民觉得自己曾经熟悉的生活环境被这些移民彻底改变了。波士顿目前已是英国外来移民比例最高的地区之一,被媒体称为“小波兰”。小镇人口中,大约十分之一是移民,而在波士顿所在的林肯郡,这一比例只有3.5%。波士顿的移民中,绝大多数来自罗马尼亚、波兰等东欧国家,一小部分来自巴基斯坦、印度等国。不少波士顿居民认为东欧移民给波士顿造成了严重的社会与经济问题。

  英国最新公布的数据让波士顿人担心移民人数失控:从去年7月到今年6月,英国净移民人数超过33万,为历史同期第二高;从欧盟国家移居英国的人数超过28万,为历年同期最高。官方数据显示,目前在波士顿工作的东欧移民大多是年轻人,虽然没有对当地的医疗和养老系统带来压力,但少数人爱喝酒、酒后闹事、随地小便等行为造成了波士顿人心目中东欧移民的污名化。波士顿人认为,移民的大量到来导致波士顿房租大涨,也加剧了当地公共资源的紧张,比如镇上堵车日益严重,医院、银行、幼儿园总是人满为患,犯罪率也居高不下。

  波士顿自治市议会中的英国独立党副领袖强纳森·诺贝尔表示,独立党提出的“重新拿回我们的主权”这一脱欧口号之所以在波士顿地区受到拥护,原因之一是波士顿人希望对进入英国的移民数量和构成进行控制,限制非技术工人进入,让那些英国真正需要的、高素质的移民进入。独立党政客在波士顿的宣传中称,英国加入欧盟导致它必须服从欧盟法律、缴纳高额会费,这些资源本可用来改善英国人的生活。

  英国多家研究机构的调研报告显示,移民的到来在约5%的底层工作领域给英国本地的非技术工人带来竞争,但从事这些工作的很多是更早到来的移民。虽然移民为英国经济增长做出了贡献,英国全国的平均工资水平得到提升,但各地区的提升水平不一,波士顿人显然没有感受到收入的增长。

  波士顿自治市议会领袖彼得·贝德福德表示,“脱欧”公投在波士顿这样的地方“已经和人们对脱不脱欧的态度关系不大了”,主要是他们表达自己怨恨与不满的手段,而公投“两者选一”的形式也为人们发泄自己的情绪提供了便利。波士顿成为英国脱欧票比例最高的地方,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随着种族隔离和交流缺乏,留欧派对真相宣传不力,一些错误的信息被脱欧派当作真相传播,被追逐选票的政客利用。

  贝德福德举例说,人们认为欧盟从英国拿走了巨额的会费,却很少给予,但事实上欧盟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给波士顿很大援助,镇上的企业可以随时申请“欧洲建设与投资基金”;人们认为采用澳大利亚那样的积分系统筛选高技术移民,就可以阻止低层次的非技术工人进入英国,但事实是澳大利亚每年仍然需要16万非技术移民;人们认为东欧移民滥用酒精,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因在镇上的禁酒区饮酒而遭起诉的4人全部都是波士顿本地人;人们认为移民们攫取了波士顿的财富,事实上,在他们开设店铺前,波士顿的西大街空空荡荡,了无生机,现在不少东欧移民在波士顿买了房子,依法纳税,还把父母和祖父母接来生活,真正把波士顿当成自己的家。

  英国脱欧官方拉票机构——“为脱欧投票”组织的首席执行官马修·艾略特表示,卡梅伦政府未能与欧盟达成英国人满意的移民协议、奥巴马等西方政要警告英国不要“脱欧”、脱欧派在选战中组织得力、留欧派未能有效传递自己的观点、英国小报支持“脱欧”等因素,都是脱欧派最终胜利的原因。“也许,与其说英国公投脱欧是脱欧派的胜利,不如说是留欧派的失败。”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