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秘鲁医生奥尔兰多的中国情缘

  新华社利马11月18日电 通讯: 秘鲁医生奥尔兰多的中国情缘

  新华社记者张国英 贾安平

  初次见面,奥尔兰多·莱伊瓦送给我们的名片上印有一个阴阳太极图和3根针灸针,图案中还写有中文的“针灸”“中国”和西班牙文的“秘鲁”。这小小名片背后隐含着这位秘鲁医生与中国的30年情缘。

  年近花甲的奥尔兰多不仅是秘鲁警察医院院长,他和妻子安娜还拥有一家私人诊所,专门给患者提供针灸、推拿、捏脊等中医治疗。他办的太极气功培训班迄今已有20多年。

  一谈到中国,奥尔兰多的脸上溢满骄傲。1986年,已经获得警察医院外科医生资格的奥尔兰多和安娜同时获得到北京中医学院(现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的奖学金,这是他们第一次与中国亲密接触。

  奥尔兰多在北京中医学院进行了系统学习,流传几千年的中国传统医疗瑰宝——针灸、推拿和太极气功等让这个过去对中医没有什么概念的秘鲁学生有了切身的感受,他一下子就爱上了中医。

  两年时间很快过去,渴望学习深造的奥尔兰多又转学至上海中医学院(现上海中医药大学)。在那里,他遇见了恩师周克秀。

  周克秀做事严谨,行医授课有方,并没有因为奥尔兰多是个外国人而放松要求。她告诉奥尔兰多不能把针灸只看成是一种疗法,还要认真研究其理论体系。每次对病人进行临床治疗前,周大夫都要求奥尔兰多认真阅读理论书籍、研究病人的症状,然后再进行扎针治疗。

  在上海中医学院的学习让奥尔兰多一次次见证了中医的神奇和博大精深。临床实习结束时,奥尔兰多说服恩师前往秘鲁,让这位中医专家在自己的国家传播针灸、太极气功等中医技艺。现在,周大夫已经在秘鲁颇有名气,经她治疗康复的患者数以千计,既有政府高官,也有商界精英,当然更多的还是普通百姓。

  接受过周大夫治疗的卡琳·森特诺说:“通过中医,我和我的孩子对中国文化的兴趣越来越大。学校里给学习好的孩子提供了到中国进行短期交换学习的机会,我鼓励我的孩子报名参加选拔,争取能去中国看看,近距离了解中国文化。等他们再大一点,我还会让他们去申请中国大学的奖学金。”

  奥尔兰多回忆说,由于中国和秘鲁相距遥远,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秘鲁人对中医知之甚少。当初诊所开始营业时,鲜有患者,即便是少数登门者,也多是出于好奇,看到针灸用的银针后,还会感到害怕不敢尝试。

  于是,奥尔兰多决定另辟蹊径,开始去医科大学、医院、社区讲解中医基本原理和治疗方法,通过太极拳表演、针灸演示等方式拉近了秘鲁民众与中医的距离,逐渐打消了患者对中医的疑惑和不信任感。

  “我的儿子就是在中国北京出生的,”讲起儿子与中国的缘分奥尔兰多更加兴奋,“我崇拜李小龙,所以给儿子取名雷小龙。”他说,儿子自幼就对自己的出生地有一种向往。雷小龙经常在周末跟随父亲到公园练习太极气功,上中学时还和妹妹一起学习汉语。2008年,雷小龙第一次赴华留学时激动地告诉爸爸:“我终于回到了我的故乡——北京!”

  奥尔兰多说儿子从北京语言大学外贸专业毕业后又考取了江西财经大学的研究生,今年4月他们一家人在中国相聚。“中国的发展实在是太快了,我的孩子们看到的中国和我与太太第一次看到的中国完全不同,”奥尔兰多为中国日新月异的变化发出由衷的感叹和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