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层)每天暴走10公里驻马太行侧的"大爷级"铁路上

  

  

  人民网青岛1月17日电 春运第四天,由天津西开往青岛的G173准时驶入青岛站。穿上安全服,戴上帽子和胶皮手套的列车上水工,51 岁的侯新华早已等待在铁道旁,准备开始今晚的工作。

  侯新华所在的上水班一共8个人,平均年龄51岁,然而就是这8位“大爷级”的人物,每天暴走10多公里,担负起了青岛站每天25 趟列车、几万旅客的用水重担。

  戴两层手套都能冻麻

  51岁的侯师傅是上水班的班长,从2008 年青岛新客站启用开始,他就一直干这份工作。打开肩膀上的安全灯,再戴上胶皮手套,侯师傅仔细做好上工前的准备工作。

  侯师傅说,上水的工作冬夏两季最难熬。夏天要面对动车空调排出的热气,很多动车到站时在中午,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动一下就是一身汗。

  “冬天戴两层手套手能都冻麻。”侯师傅说,冬天干活,一趟车加完水,工装的袖子、衣襟经常被水给打湿,一会就能全冻上,回值班室就是一身冰。 侯师傅说着,手里的活并没有停,水管被接进动车的入水口,不到一分钟,一节车厢的水就加满了。

  “动车水满了提示灯会亮,这点比K 字头强太多了,给老式车加水的时候,需要我们时刻盯着,看哪个水满了赶紧跑过去拔掉,不然水都糟践了。”他说。

  每天暴走10 多公里

  59岁的周现发师傅今年年底就要退休了,在来上水班之前,周师傅是铁路上的一名搬运工,就是大家常说的扛大包的,可能是有这份工作打底,周师傅觉得上水这份工作,还相对“清闲”。

  一节动车车厢的长度在25米左右,以普通8节车厢的动车为例,总长度为200米,上水师傅们来回一趟就要400 米,而车站里的上水班一天要为25 趟车上水,再加上值班室到车站的距离,每位上水工一天就要走10多公里的路,当然这还不包括春运增加车次,列车加车厢这些情况。“上水班8 个人,分为两组,一个组干12 小时。”周师傅说。

  “咱们站从来没有因为上水不及时晚过点。”周师傅告诉记者,从2008年到现在,上水班从来没有耽误过列车发车,如果是列车晚点进站,上水班会全员出动抢时间。最紧张的一次,列车晚点进站,上水的师傅只用了15分钟就完成了列车水补给,大家都是跑着干活。

  “等退休了,好好在家睡上几天。”周师傅说。保障列车上的乘客用水,只是他们工作的一方面,车站有很多测试轨道用的工作车辆,也需要周师傅他们来补给水,而这部分车大多集中在凌晨,所以有时候晚上的活儿格外重。

  上水班没有一个“逃兵”

  作为上水班的班长,侯师傅其实很担心日后的工作, 老伙计们岁数一天天大了,等到过了年,周师傅也退休了,将来谁能来接班?

  “不瞒你说,我刚干这活儿的时候,也不适应,回家累得什么都不想干,闷头就是睡。” 侯师傅说, 上水是个体力活儿,现在很少能再找到年轻人,班里最年轻的都已经45 岁了,而且上水的师傅一上班就是24 个小时,谈不上春节、 国庆这样的法定假日,一年到头都是这个作息,而且越到节假日越忙,也就很少有人愿意来干这个活。

  “我们习惯了,但是来个小年轻怕是熬不住。”侯师傅说, 像他们这种在铁路边上的工种, 有严格的工作制度, 上班之后必须上交手机, 站内通讯全靠手持电台, 值班室里也没有电视, 夜班没工作的时候, 大家就守在值班室, 干这个活要耐得住寂寞。

  “辛苦么?其实习惯了就好。”侯师傅说,干了这么多年,上水班没有一个“逃兵”。用侯师傅自己的话讲, “什么工作不辛苦?比咱辛苦的有的是!”在侯师傅看来,能让过往乘客喝上青岛的水,这是他们最大的心愿。 (刘颖婕 于弘 梁虹)